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大众六会高手精选资料 >

一天结束特朗普回到他忠实的伙伴——电视的身边

2020-05-11 15:58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  除了发评论文章,直接质问“特朗普还有人性吗”;制作鬼畜动图讽刺特朗普抗疫只会自夸,《纽约时报》的招还没用完。

  4月23日,《纽约时报》爆料了“隔离”在白宫的特朗普的糟心日常——被困白宫:一个郁闷的总统,电视相伴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中文网4月27日刊发中文版“灵魂翻译”,将标题改为《特朗普如何度过“被困”白宫的每一天》。

  这些天,特朗普总统要到中午才会来到总统办公室。因为看了一上午的电视,来到办公室的时候他总是情绪不佳。

  早在5点他就起床了,呆在白宫主卧,他先是看福克斯新闻,然后看CNN,再睃一眼让他恼火又欲罢不能的MSNBC。他打电话时候也开着电视,从入主白宫以来一向如此。

  不管总统调到哪个台,都看不到帮他说话的人。就连福克斯这个以往让他备感安慰的台现在也让人生气,因为他们对自己的描绘与他的期望不符。他还会抽时间看纽约州州长安德鲁·M·科莫的发布会,仔细搜寻零星的肯定或抨击。

  据十几位行政官员和关系密切的顾问表示,这样从未有过的新生活把总统困在了白宫,与以前带给自己兴致的支持者、拜访者、外出活动和高尔夫隔绝开来。他和副总统迈克·彭斯每周都会接受新冠病毒检测。”

  经济一落千丈,这是特朗普赖以连任的基础。有关他应对新冠病毒的媒体报道一边倒的负面,谴责他在疫情面前没有同情心,缺乏诚实与能力。就连共和党也批评特朗普的发布会冗长、应对批评粗率且没有成效。他自己的内部调查显示,在一些摇摆州他的支持率下滑,这也是他暂时冻结发放绿卡的主要原因。据接近特朗普的人士表示,这道行政命令(因商界团体一片哗然而保留多项例外)是为了取悦他的政治基本盘,也是他感到事态要失控时会采取的典型做法。与之交谈过的朋友说,他似乎很不安,担心会输掉选举。

  文章援引特朗普的顾问们的话表示,特朗普的主要关注点是评估媒体如何看他在病毒方面的表现,以及自己是否会成为历史罪人。

  “他很烦恼,”特朗普的外部经济顾问斯蒂芬·摩尔(Stephen Moore)说,他原是特朗普指定加入联邦储备委员会(Federal Reserve Board)的人选,后因曾经发表性别歧视言论和不支付子女抚养费的历史曝光而作罢,“就像被流星砸中了。”

  他的助手说,3月中旬是最糟的时刻。当时,病毒造成的死亡和感染病例每天都在攀升,而特朗普曾轻描淡写地声称病毒是“中国来的一个家伙”,并不比流感更可怕。特朗普的竞选捐款代理人、MyPillow的首席执行官迈克·林德尔(Mike Lindell)在3月晚些时候拜访了白宫,他说总统看起来很郁闷,为了安慰他,林德尔拿出手机给他看一个朋友发来的信息,那位支持的朋友说特朗普做得不错。

  林德尔说,特朗普听到赞扬后振作了许多。“我只是想给他一点信心。”林德尔说。

  文章表示,白宫的每日疫情工作小组发布会,是一天中特朗普最期待的时刻。尽管就连一些共和党人都认为,总统连续两个小时的政治攻击、抱怨和不实信息正在伤害他自己的政治利益。但特朗普完全听不进去。

  助手们说,他将发布会视为黄金时间节目,是他渴望但无法再参与的竞选集会的最好替代品。

  特郎普很少参与发布会之前的特别工作组会议,而且常常不经准备就站到摄像机跟前。这时,他经常是头回看到下属为他准备的当天讲话重点的最终版本,但助手们表示,他会在直播宣读之前用记号笔做一些微调。他会匆忙念完,通常是用毫无起伏的声调,好尽快进入他享受的记者问答耍横环节。

  批评发布会的人,包括科莫,都曾指出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:总统一天中有两个小时都用来主持这个所谓的黄金时间新闻发布会,那到底谁来对付疫情呢?

  3月的时候,总统看了新闻中对他在总统办公室发表的10分钟讲话的报道,感到非常愤怒。那次讲话谬误连连,且在行动方面没什么可让他宣布的。他向助手抱怨,电视上几乎没有人愿意为自己辩护。

  助手们说,两天后,解决的方法找到了。特朗普在玫瑰园(Rose Garden)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,并回答记者提问。当他对提出“恶心”问题的记者发出警告的时候,特朗普发现了他所怀念的针锋相对。病毒不是个完美的敌人——它对他的恫吓无动于衷——但拿它引诱、攻击记者,则让他来劲。

  他的第一场布会于第二天在简报室举行,那是一个星期六。未经事先通知,他穿着polo衫带着棒球帽来到战情室,告诉在场的人他打算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参与发布会。当助手告诉他,即使他不在那个小台子上,记者也会冲他喊出问题时,他同意上台。从那以后,他就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完成了那个90分钟或多一点的发布会后,他回到总统办公室,打开电视观看发布会的结尾,然后跟当时在身边的核心亲信交换意见。

  文章援引顾问们的话说,总统目前对于批评意见比上任以来任何时候都要敏感,因此他的核心亲信圈子大大缩水,只剩下几位长期的助手。

  特朗普的新幕僚长马克·梅多斯(Mark Meadows),则还在适应特朗普的夜间活动习惯。一名高级政府官员说,特朗普最近曾在凌晨3:19给他打电话。

  “他们真的被困住了,好比坐牢。”乔治·华盛顿大学(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)的政治历史学家马修·达莱克(Matthew Dallek)这样形容在危机时刻留在白宫的总统。

  很多官员被鼓励居家办公,老行政办公大楼(Old Executive Office Building)人去楼空,但空间狭小的白宫西翼(West Wing)依然人满为患。通常驻扎在马路对面的彭斯和他的高级助手,与其他大部分总统的高级助手一样目前都在白宫办公,因内部餐厅关闭,他们吃饭靠点外卖。这些助手都不戴口罩,除了副国家安全顾问马修·波廷格(Matthew Pottinger)和他一些属下。

  根据文章描述,特朗普的一天就是听听简报开开会,给州长打打电话,而最重要的似乎是看电视。

  一到总统办公室,特朗普通常会听取每天的情报简报,有时彭斯也会加入。接着他会与国家安全团队或经济顾问开会。

  特朗普一天中不时给州长打电话,还会与内阁部长吃饭,并仔细读报。他视报纸为正式的简报手册,主要读助手送来的剪报。看到一些报道后,他会给助手打电话,不是让他们连线某位世界领导,就是就自己读到的内容问他们问题。

  很多朋友说,他们现在不太会打特朗普的手机,因为觉得他不会想听自己的建议。联系了他的人则说,现在电线分钟的谈话,现在三分钟就打发了。

  看完每日白宫发布会的结尾后——发布会每周举行7次,有时迟至晚上8点才开——特朗普就在总统办公室旁的私人餐厅看电视。一些还没下班的各位下属,这时会过来跟他一起把当天再回顾一边,告诉他自己对发布会的评价。贴心的食物也准备好了——包括薯条和健怡可乐。

  助手们说,最近,随着政府开始为经济重启做准备,他的情绪也开始好起来。不管是公开还是私下,他的新口号都是有理由保持乐观。

  如果不在西翼待到很晚,他偶尔会跟妻子梅拉尼娅·特朗普(Melania Trump)和他们的儿子巴伦(Barron)一起吃晚饭。巴伦最近刚在家里过了14岁的生日。

  一天结束,特朗普回到他忠实的伙伴——电视的身边。在白宫楼上的私人区域——通常是他自己的卧室或邻近的小房间——他从一个台跳到另一个台,回顾自己的表现。